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本土文学 >  正文

俯仰六柱垭

发布时间:2021-12-30    作者:崔道斌    来源:保康融媒网

说六柱垭是一个绝妙的康养胜地,或者说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仙境,一点也不为过。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到达六柱垭,心情顿时豁然开朗。想不到在这个远离尘嚣的边陲山村,竟然隐藏着世外鲜见的乐土。

从保康县城出发,沿保神高速公路(保康至神农架)驱车40分钟即可到达马桥,从马桥到六柱垭也不过30分钟的车程。六柱垭就位于保康、房县、神农架三县交界之处的黄龙观村,六柱垭海拔1500米。屹立远眺,整个马桥集镇街市尽收眼底;俯瞰四野,黄龙观道教建筑群、彭祖养生馆、太极广场、夫子岩、凤凰塔景景相连。

到六柱垭游览,圣贤居木屋是首选旅居之地。这里建有72栋吊脚木屋,为什么建72栋,这与孔子有关。孔子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和教育家,也是儒家学派的创始人。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记载:“孔子以诗、书、礼、乐、教,弟子盖三千焉,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。”这“孔门72贤”,是孔子思想和学说的坚定追随者和实践者,也是儒学的积极传播者,为历代儒客尊崇,作为榜样。72栋吊脚木屋,就对应72位圣贤,每栋木屋以圣贤命名,新颖奇特,文化味十足。

不得不说,这里的人们虽然深居大山,但思想却飞越关山,活出了另一种境界。村党委书记章祖良说,六柱垭原来是一个富矿区,这里的磷矿品位高、杂质少、储量大。说起六柱垭,还颇有渊源。这里曾经有座“六钟庙”,不知建于何年。相传陆终是彭祖的父亲,当地方言把“六”读作“陆”,“钟”读作“柱”,久而久之,“六钟庙”所在的地方,就叫成了“六柱垭”。

过去,这里的人们住在“金山”上,却“端着金饭碗讨饭吃”。章祖良走马上任后,带领全体村民劈山炸石,先修路、再开矿,硬是在悬崖峭壁上修筑了一条长达数十公里的矿区公路,然后把磷矿运出去,换回一摞摞鼓舞人心的钞票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挖矿不止,一条条山梁被挖空,一座座青山变滩涂,村庄的空气不再清新,河流不再清澈,长期毫无节制地“吃山”,杀鸡取卵式的发展,让葱绿的山体变得伤痕累累。每逢下大雨,山顶的泥水便肆意淌下来,不仅冲了农田,还毁了仅有的几条下山路。看着满目疮痍的村庄,章祖良的心情就像支离破碎的山岭,变得像灌了铅一样沉重。

“但存方寸地,留与子孙耕”。章祖良暗下决心,不能“吃祖宗饭,砸自己碗,断子孙路”,村里靠磷矿开采起步,矿产资源总有枯竭的一天。“传统产业要提升,接续产业要跟上,要让子孙有饭吃。”

着眼于村庄的美好未来,村里聘请专业规划团队,通过矿坑回填、土地复垦等措施,对矿山进行生态修复。章祖良带领村委一班人,经过多年接续奋斗和恢复治理,建起占地200多亩的生态园区,栽植各类苗木18万株,种植草皮250余亩,建设高山度假民宿、群众文体活动中心、大型高山运动场、研学旅行基地、农业休闲等项目,将废弃矿山建成特色旅游景区,实现了“矿山变景区”的“绿色转身”。

六柱垭圣贤居木屋,就是黄龙观村“绿色转身”的鲜活见证。

如果说六柱垭圣贤居木屋是黄龙观人的神来之笔,那么儒家别院则是凝聚着黄龙观人文化精髓的杰作。

圣贤居木屋雄踞山顶,一排排古色古香的吊脚楼,在云缭雾绕中,恰似蓬莱仙境,又如海市蜃楼。而在圣贤居不远处,儒家别院却俯卧凹地,20栋别出心裁的四合院,在山坳里显得那么静雅和清幽。

四合院古已有之,但四合院与儒家文化联系在一起,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。20栋四合院依山而建,错落有致地环绕在倒“凹”字的三侧,四合院以“天地亲君师、仁义礼智信、温良恭俭让、忠孝勇恭廉”20字儒家文化命名,融徽派建筑、老北京四合院风格于一体,每栋小院配有客房两三间不等,四合院内客厅、餐厅、厨具、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。若在四合院小住数日,既可在庭院内小试厨艺、读书品茶,又可到庭院外百果园赏花摘果、体验农家生活,其情其境,返朴归真,别有一番滋味。

旅游是文化的载体,文化是旅游的灵魂。旅游就像电影剧本,只有剧本跌荡起伏、引人入胜,才会抓人眼球,收获票房。行走黄龙观,我不仅惊叹他们敢闯敢试的超前意识,而且被他们的文化情怀所感动。十年前,他们就提出了以“矿业经济反哺农业和旅游经济”的战略,在深度开发磷业、农林产业的基础上,大力旅游业。村域境内,方圆数十里,旅游资源得天独厚,山青水秀,风光旖旎,不仅有苏溪河的溪流瀑布、夫子岩的奇峰异岭,还有黄龙古观的沧桑遗迹、六柱垭的红军宿营地,更富有独特的民风民俗及彭祖的古老传说。

旅游是一个生态的、绿色的、长久的工程。俗话说,十年企业靠人气,百年企业靠文化。黄龙观人深谙此道,发展旅游业之初,就着手挖掘民间文化,邀请文化学者和专家团队,深入民间挖掘采访和潜心创作,集结出版了《黄龙观民间故事集》《黄龙观民间歌谣集》《黄龙观彭祖寻踪》等5部旅游文化专著,聘请知名词曲家创作《黄龙观之歌》,淘金般发掘了一批诸如《十对花》等具有黄龙观特色的民歌、山歌、花鼓歌,组建黄龙观民间艺术表演团,把民间文化变成看得见、听得着、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,先在村民中传唱,而后又加以演绎排练,让民间文化变成原汁原味的视觉盛宴,外来游客观之赞不绝口。同时,村里还推出黄龙观微信公众号、视频号、抖音号等自媒体宣传平台,搭建黄龙观智慧景区线上平台,实现线上线下立体推介全覆盖,为旅游发展造势。

孟子曰:“贤者与民同乐,故能乐其乐。”儒家别院不仅让我感受到了新时代、新特征下的新旅游,更让我亲身感触到了旅游文化在黄龙观的新体现。

入冬后,身体偶发疾病,不得不入院治疗。听说县文联、县作协组织到黄龙观村开展文学采风活动,我便匆忙办理了出院手续,跟随采风团来到向往以久的黄龙观。早就从各种媒体熟知黄龙观是一个养生福地,却未深入探访。因此,对我而言,与其说是到黄龙观参加采风活动,不如说是到黄龙观寻觅彭祖养生之道。

彭祖何许人也?晋干宝《搜神记》卷一称:“彭祖者,殷时大夫也。姓名铿,帝颛顼之孙,陆终氏之中子。历夏而至商末,号七百岁。”在中国历史上,彭祖是个传奇的人物。他的流传事迹很多,多以“养生奠基人”“房中之祖”“华夏最长寿老人”等出名。关于彭祖的这些故事,看似荒诞不经,却是有史可查。

据传其任殷大夫时,已有七百多岁,却无衰老之相,常服水桂云母粉和麋角散,又擅房中术,导引行气,并传给采女、殷王等人,后周游天下,升仙而去。因其曾受尧封于彭城,年享高寿,其道堪祖,故后世尊称为“彭祖”。

《神仙传》卷一略云:殷王命采女问道于彭祖,彭祖曰:“吾遗腹而生,三岁而失母,遇犬戎之乱,流离西域,百有余年。加以少枯,丧四十九妻,失五十四子,数遭忧患,和气折伤,荣卫焦枯,恐不度世。所闻浅薄,不足宣传。”遂去,不知所终。其后七十余年,闻于流沙之国西见之。

毛泽东曾说,彭祖是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位养生学家。相传活了八百多岁。《楚辞·天问》曰:“彭铿斟雉,帝何飨受寿永多,夫何长?”意思是说彭祖奉献雉羹与天帝,天帝赐之阳寿八百岁。再《庄子·刻意》曰:“吹响呼吸,吐故纳新,熊经鸟申,为寿而已矣。孔子很推崇他,庄子、荀子、吕不韦都论述过他,屈原记述过他,《史记》记载了他。最早的史书典籍《尚书》《世本》《竹书纪年》《大载礼记》《史记》等,以至出土的甲骨文、帛书,简书都记载了他。到了西汉时期,《列仙传》中把彭祖列入仙界,并称为列仙,彭祖逐渐成为神话中的人物。后人著有《彭祖经》《彭祖引导法》等书籍,宣扬彭祖的长寿之道,因此,彭祖也被后人誉为“长寿之星”。

彭祖因“制羹献尧”有功,而受封于大彭。据考证,发源于神农架原始森林的粉清河古代就叫彭水,彭水两岸彭姓为望族,如今粉清河两岸仍有许多彭姓人家。黄龙观籍此率先修建彭祖养生馆,弘扬彭祖养生文化,既属明智之举,也是先见之明。

我在想,彭祖的养生之道,不过就是告诫人们不可耗费元气而损伤精神,不可沉迷于身外之物而欲望太强,而必须时时蓄养精、气、神。这三者是人生命活动的三大要素,彭祖还告之后人,要保养好身体,不使之外泄的方法则在练好服气炼神之术,如此去做,必可体魄健壮,精神旺盛,体内的真气充盈,生命可得长久。因此,道家养生术视“积精全神”为养生的关键。人的精气旺盛,说明人的生命之源雄厚,机体的衰老自然可以延迟,人也就可获长寿了。

久坐办公室,执笔伏案工作,尤其是中老年人,大多患有腰椎盘突出、前列腺炎、糖尿病等多种病痛,而“管住嘴、迈开腿”,适时参加户外运动以及各种健身活动,无异是强身健体的养生之道。

俯瞰六柱垭,它承载着悠远的历史,宁静、淡泊、坚守,每一块石头都是传奇。仰望六柱垭,它就如仁者厚重不迁,君子怀才不言,思想也是非同寻常。俯仰之间,己是气象万千。昔日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的六柱垭,终于在沉睡千万年之后,被今人的激情和梦想唤醒。

【版权声明】凡注明“保康融媒网”来源之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),未经保康融媒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保康融媒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